陶风瓷韵精品文物展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让收藏在博物馆里的文物活起来,让文物说话、把历史智慧告诉人们。

为迎接2020年新春到来,丰富节日文化生活,让文物“活”起来,从库房走到观众面前,抚州市博物馆与省文物商店开展合作,从店藏文物中精选了一批陶瓷珍品进行集中展现,可谓琳琅满目、精品荟萃。

此次展出的文物上溯汉唐,下至近现代,均具有丰富的历史文化内涵和美学鉴赏价值,其中重点展示的明清精品瓷器,应属难得一见的珍宝。通过展示这些文物所蕴含的历史信息和艺术之美,试图还原多姿多彩的陶瓷历史发展风貌,传递中华民族不断进行文明创造的智慧,感悟中国古代劳动人民的勤劳创新和工匠精神,希望能带给观众一次全新的精神享受和视觉盛宴。

一个没有记忆的人是没有未来的人,一个忘记历史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民族,文物博物馆单位就是为了收藏、研究、展示、宣传这样的一种记忆。在中国古代文物中,有大量巧夺天工的艺术珍品,它们将不同历史时期的传统艺术形式生动地展示出来,通过对这些文物的鉴赏,不仅可以体味文物本身的艺术价值,还能感悟到文物制作者生活的那个历史时期的文化风貌和时代精神。

“以古人之规矩,开自己之生面”。我们在欣赏精美绝伦的文物同时,更应该去领略蕴含其中的人文精神和历史智慧。让沉寂的文物在百姓生活中“活”起来,使文物保护成果更多惠及人民群众。

 

部分展品欣赏

东晋青釉堆塑蛙纹瓶

      早期青瓷在造型上以擅长运用动物形象而著称于世。这种动物造型有的是作为整体造型出现的,如辟邪烛台、蟾蜍水盂等;有的是作为部分造型出现的,如鸡首壶,只做一个鸡头。令人叫绝的是后者虽然只取动物的某一局部,却能栩栩如生,点睛传神。青瓷蛙形长颈瓶就是这类器物的典型。此瓶小口外撇,长颈,鼓腹,平底,最为精彩的是腹上部饰一蛙形,呈弓形蓄力之态,造型逼真,极富张力。

 

宋代吉州窑黑釉窑变剔犀纹盏

盏为斗笠式,浅腹,口微敛,底承矮浅的假圈足。外壁施黑釉不及底,近足露胎处刷红褐色护胎泥,胎色米黄,具砂质感。内壁绘有仿剔犀对称漩涡纹窑变釉,与底部作为底色的黑釉产生强烈的对比,具有独特的装饰效果,纹饰洒脱自然。对称漩涡纹饰,是仿制漆器中剔犀装饰效果,线条自然流畅,晕散效果极为独特,为吉州窑黑釉器中装饰工艺较高之品种。

剔犀本是中国古代漆器中的一种装饰工艺,因其层层环绕之纹饰酷似犀牛角断面层肌理而得名,这种工艺多见于宋代漆器之上,银器装饰中也较多,。运用到瓷器上,更显出吉州窑制瓷匠独具慧心的创意及工艺技巧,先施一种含铁量较高的釉料,再以含铁量不同的浅色釉料仿饰剔犀纹饰,可谓吉州窑黑釉瓷中独树一帜的装饰工艺。

元代紫金釉吉字瓶

吉字瓶以形似吉字而称,关于其造型渊源及用途尚无定论,很多地方将之称为“净瓶”,认为系宗教用器。就多例相关出土及传世器而言,吉字瓶均为元代产品,或与元代特殊的政治宗教背景相关亦未可知。但这些吉字瓶大小规格不一,用途上可能有区别。吉字瓶基本均为带座式样,也是当时流行之风尚。吉字瓶造型修长,配座可增加稳固性,免于颠仆,同时也更为美观。是清供陈设佳物。

明成化青花花卉纹花盆

撇口,弧腹,近足处内收,实足底,底部开有孔。器表口沿处绘有弦纹,器身绘折枝花卉纹。胎质洁白细腻,釉面肥厚莹润,釉色泛青,修胎规整,造型秀美。青花使用江西乐平县产的陂塘青,也称平等青。色料淘炼精细,含杂质较少,发色柔和淡雅,蓝中闪灰,呈色非常稳定、平静,颇有水黑画风格,与洁白温润的胎釉和纤细的纹饰相衬,分外脱俗。线条纤细,使用双勾线条勾勒图案,然后在图案内进行渲染,双勾线用浓笔,渲染用淡笔,因而呈色浅淡雅致。

由于成化时期多轻巧圆润的小件,故历来有“成化无大器”的说法。此件藏品较之以往成化的器物来看,属于相对较大的器物。弥足珍贵。

明嘉靖 青花芦雁花卉纹方瓷板

明代中晚期因家具装饰和文房用品的需要,作为镶嵌用的瓷板开始流行,但因烧造难度大,存世较少。

此件藏品形制规整,瓷板中部因烧造缘故微微下凹,四边出沿以利于镶嵌,背面为砂地,窑红点点。正面以青花沿四边绘双方框,其内绘制青花芦雁花卉图,图案中繁花似锦,云雾缭绕于海水江崖之上,图案整体构图紧凑,层次分明。藏品胎质细腻坚致,釉面泛青,青花发色蓝中带紫,具有典型嘉靖朝青花特征。

明代崇祯青花“加官进爵”图笔筒

明末崇祯时期,社会动荡不安,政局不稳,景德镇官窑处于停烧状态,官窑器急剧减少,民窑却一反常态,出现了繁荣的态势。多烧制青花瓷,以民间生活题材为主,自由奔放,画法洒脱,别具艺术韵味。此青花笔筒形制标准,直口,实足底,底部无釉。青花发色青翠浓郁,层次分明。口沿和近足处刻有暗花,主体位置绘加官进爵人物故事,人物形神兼备,笔意生动传神,自由洒脱之态。山石错落有致,整体格调清新自然,极具崇祯时期青花绘制特点鲜明,艺术趣味浓烈,尤值珍赏。

清顺治青花洞石花卉纹将军罐

      该罐缺盖,唇口,短颈,溜肩,肩以下渐收,平底无釉露胎。罐颈部绘一周变形蕉叶纹,腹部正面绘青花洞石牡丹花卉图。腹部背面绘青花洞石兰花翠竹图。此罐造型端庄古朴,牡丹兰花翠竹画法娴熟,质朴自然。罐体厚重坚硬,青花发色蓝中泛灰,釉面白中闪青,是顺治青花将军罐标准式样。

清顺治 五彩斑片云龙纹罐

     短颈,丰肩,深腹,腹至足底渐收敛,平底,底无釉露出砂胎。胎质坚硬细腻,手感重,修胎工整,线条流畅,罐的内外皆施白釉,釉质肥厚莹润。罐体以青花绘出斑片云龙纹,留白处以红彩满绘鱼鳞纹,间以或红、或绿的云气,近底足处绘螺旋水波纹。青花发色深沉雅致,色彩搭配自然。

      清顺治的云龙纹形状肃穆,体型高大。在画法上采用中国传统水墨画的顿、捺、皴、点的技法描绘出云龙浮现、反转腾侧地气势。顺治云龙的龙鳞一般多用斑片的方式加以表现,这是有别于其他朝代的。顺治朵云纹饰多在云朵外缘加勾轮廓线,形成一圈露白的画法,即勾廓露白的手法,在其他纹饰中也有这种表现手法。火焰的画法也较为特殊,其形状如同二至三个连接在一起的“山”字状。如意鼻子,龙爪似人手。

清顺治青花加彩狮子戏球纹梅瓶

        唇口,短颈,丰肩,深腹,腹至足底渐收敛,平底,底无釉露出砂胎。胎质坚硬细腻,手感重,修胎工整,线条流畅,罐的内外皆施白釉,釉厚,纯白如羊奶,青花为釉下青花,青花料用石子青,发色清淡,釉上彩用红、           黄、绿、紫等彩料绘画出山石、缠枝牡丹、狮子等纹饰。腹中部为缠枝牡丹,画法奔放豪迈,用线与点、色构成喜庆热烈的视觉感。牡丹花的立体感突出传统向往大富大贵,奔跑的狮子神态各异,活泼灵动、呼之欲出,狮子渲染的色彩与大牡丹花对应和谐,有明快的视觉感,罐的整体纹饰设计繁密,但密而不乱,主题突出,寓意美好,具有传统文化的表现力,彰现工匠的超高艺术造诣。

清康熙青花花鸟纹将军罐

        直口、短颈、丰肩、收腹,平砂底。颈部饰一圈变形莲瓣纹,腹部绘雉鸡牡丹图。各组图案间以弦纹向间隔。器物胎体厚重,修胎规整,底足露胎处可见胎质洁白细腻,釉面白中泛青,青花使用的是国产的珠明料,因烧成气氛影响发色灰蓝。

     双犄牡丹是瓷器装饰纹样之一。清早期瓷器上绘制的牡丹内心花瓣分向两边,呈双犄状,俗称为“双犄牡丹”。始于顺治时期,盛行于康熙朝,乾隆朝已经不见双犄牡丹的画法,后成为瓷器断代的一个标志。                

清康熙青花鱼纹盘

        敞口,折腹,矮圈足,胎体轻薄,修胎规整,露胎处可见胎质细腻,釉面莹润,青花发色浓艳。盘内底以青花绘制鱼跃图,环鱼纹刻有一圈铭文“孝男钦谋、启允、启昆、启亨、启利、启贞、启吉、启哲”。外壁腹部三等分处分别绘制杂宝、花卉及朵花图案。圈足底内心青花双圈内有“林”字单方框篆书款。底部亦刻有墓志铭文“先父吴荥召,字子千,顺治丁丑八月初八生,康熙辛丑十二月卄六卒”。

      鲤鱼跃龙门的中国神话传说故事,正式见诸文字记载的是汉代辛氏所著《三秦记》。《三秦记》中曾多处提到“鱼跃龙门”的传说。如“河津一名龙门,水险不通,鱼鳖之属莫能上。江海大鱼薄集龙门下数千,不得上,上则为龙也。”又如“龙门山在河东界……每暮春之际,有黄鲤鱼逆流而上,得者便化为龙。”等等。后以鱼跃比喻举业成功或地位高升。由康熙时期流行的鱼跃纹、鱼龙变幻之类的纹饰可见当时人们期望登科进士,文风鼎盛的社会现实。

清康熙青花“西厢记”人物故事盘

      敞口,浅腹,圈足。盘中画片为西厢记故事画片,绘画奔放潇洒,人物造型符合清早期绘画风格,边沿绘青花弦纹。白釉呈亮青色,足底漏胎处可见糯胎。底部双圈内书青花“大清康熙年制”楷书款。

     《西厢记》是元代王实甫创作杂剧,大约写于元贞、大德年间(1295~1307年)。描写了书生张生(张君瑞)与相国小姐崔莺莺在仕女红娘的帮助下,冲破孙飞虎、崔母、郑恒等人的重重阻挠,终成眷属的故事。《西厢记》题材是清初瓷器上出现频率最高的戏剧故事题材。此件藏品所绘的故事为“草堂惊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