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京印迹--大同辽金元文物展

 古都大同地处边陲,北接草原,南连中原,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民族融合之所。公元十世纪初,以耶律阿保机为首的契丹族崛起,建立辽国,称雄北方,进逼中原。五代时,从后唐石敬瑭手中获取“燕云十六州”,其中云州即为大同。初设大同军节度使,辽兴宗重熙十三年(1044年)升云州为西京,设西京道大同府,辖区大致包括今大同、朔州全境和内蒙、河北部分地区。在辽、宋、西夏三国鼎立而持的局面中,大同作为辽之西京,镇守西南要冲。1125年女真金朝代辽,仍置西京,直至金亡。1234年蒙元灭金,初仍设西京,元世祖至元二十五年(1288年)改西京为大同路

 西京大同,历经百余年岁月沉淀,来自草原的游牧文化与中原的农耕文化交融汇聚,碰撞生息,创造出灿烂的、独具特色的西京地域文化。缤纷璀璨的瓷韵艺术、绚丽多彩的民俗风情、妙笔传神的壁画风姿以及雄宏壮美的佛教建筑,无不凸显出西京大同的繁荣昌盛与佛都传奇的时代盛世。

 近世以来,随着考古发掘与文物征集工作的深入,辽金铜器、铁器、陶器、瓷器、金银器、家具、雕塑不断呈现面世,别具蕴味的西京风华渐露印迹。秋冬射猎、春夏耕作,茶酒饮宴、家居逸乐,尽显胡风汉韵之色。奔放豪爽的少数民族特质与内敛儒雅的中原汉族气息,融合凝聚,共同谱写出西京地区浓墨重彩的辽金文明史。

第一单元    民俗风情

 大同自古为多民族杂居之地,“民族融合之都”美誉。来自白山黑水的契丹女真与蒙古族,相继入主西京大同,游牧民族传统习俗与中原农耕文化元素,在这里相容交汇共同演绎出别具特质的民情风俗。秀美隽丽的双鱼金盘、雕刻入微的龙纹铜镜、巧夺天工的木制家具、朴实简约的铁质炊器、造型别致的釉彩烛台,从乐器铜铙到日用铜盆、从生活陶斗到焚香陶炉、从饮茶铜碟到食用圆盒,大同地区出土的各类文物,无不尽情展露出当时民众的生活风貌,遗留下辽金文化素的鲜明烙印。这里桑田与牧场相间,毡帐与固所并立,胡汉文化相融相吸,为西京地区多元化的民俗风情增光添彩。

 第二单元    窑火神韵

 瓷器之成,窑火是赖,熊熊烈焰,竞成传奇,唐宋皆如是,辽金亦诚然。瓷物之美,汉人痴醉,胡邦迷恋。辽金立国,皆大力醉心发展瓷业技艺。浑源窑,西京瓷业中心,以白釉剔花器、镶嵌青瓷盛名。大同窑,盛产黑色系瓷物,以黑釉剔花瓷著称。怀仁窑,皆烧黑釉、白釉、钧釉器,以油滴釉为特色。从纯清无瑕的黑白釉到色泽光鲜的三彩器,从晶莹隽丽的釉滴器到朴实无华的绞胎瓷,器形繁多,釉色丰富。装饰手法,从刻花、划花到印花、剔花,应有尽有。辽金瓷器承袭唐宋风格,质朴自然,内敛含蓄。然游牧民族在吸收汉风的同时依然或多或少的保持着本民族的传统习俗。鸡腿瓶,器身修长,上丰下敛,形如鸡腿,是西京地方特色与契丹民族风格相结合的产物。

 第三单元   所归

 古人认为,人虽死,灵魂不灭,可干预人事,祈福世人,逝者只是移步灵界,开始另一种生活。西京大同,深受契丹和女真习俗影响,盛行火葬。葬俗呈胡汉杂糅面貌,辽墓形制为砖砌单室,平面圆形,穹窿顶;金墓承袭唐制,墓室平面多方形。元墓形制多以八角、方形为主,穹窿顶。随葬品为逝者生前所用之物,种类繁多,精巧别致。以祈求死者灵魂得以安息的方形魂棺、带孔陶器、塔形器以及谷仓形罐,在辽金墓葬中十分常见,其形制  及纹饰深受汉民族葬俗影响,是少数民族与中原汉族丧葬文化相互融合、发扬继承的具体表现。作承托姿势的力士、作舞蹈姿态的童子,以及彩绘莲瓣纹、卷云纹、兽面纹、火焰纹,具有浓郁佛教色彩的纹样,装饰在各式骨灰器上,反映了佛教因素已深入到丧葬习俗层面。

 第四单元   壁彩丹青

    中国壁画艺术源远流长,从上古伊始,未曾间断。古墓壁画作为中国壁画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展示了过往时代的真实历史面貌,填补了绘画史上的余缺空白。 大同辽代早期壁画墓发现较少,且内容单一,绘画以侍者、门窗类为主。到中晚期,壁画结构形成一定格局,南壁甬道口两侧绘侍婢或门神;北壁以屏风、帐幔、花卉及侍者为主;西壁绘驮马、牧羊、牧马及出行场面,东壁绘宴饮、备膳等,壁画内容深刻反映了游牧文化对墓葬壁画的影响,充分表现了逝者生前真实生活场景。金墓壁画深受宋代墓葬中流行的开芳宴题材熏染,画面中既有墓主人对饮图,又有男侍女婢奏乐图、备膳图、侍宴图,画面灵活生动、形象逼真元墓壁画以山水画为主,凸显了人寄情山水,乐享生活的现状。 

展品欣赏

菱花形双龙

香炉

元代 嵌宝石金耳坠

 

  镂雕花鸟玉饰件

  白釉瓜棱注壶、注碗

辽代  白釉堆花葫芦形瓶 

 

元代 钧窑天青釉碗  

元代 钧窑天青釉碟

辽代 黑釉剔花花草纹罐

 

金代 酱釉剔花梅瓶

彩绘塑镂陶魂塔

辽代  壁画出行图

 

壁画侍酒散乐图”“吉祥图

时代:辽代  

尺寸:纵127,横234厘米,画心纵114,横191cm

来源:大同市东风里辽代壁画墓出土

描述:2011年大同市东风里辽代壁画墓出土。壁画位于墓室东壁,“侍酒散乐图”位于画面左侧,由五位中年男侍和食盒、圆盘、火盆、执壶、矮桌等生活器具构成;“吉祥图”位于画面右侧,由有吉祥寓意的动物、植物、器具等构成。